小鱼干

1.热爱旅游(我学的就是这个略略)
2.热爱挖坑和码文(科科)
3.回来填坑

[楼诚]如果

如果……
这个世上有很多假设,结果有好有坏。
以下只是我个人的假设,结果亦有好有坏。
佛系青年曰:一切随缘。

[楼诚]
如果阿诚在火车站为大姐挡了那一枪……

“阿诚!”明静近乎失声的尖叫声和枪声同时响起。
明静一手紧紧搂住因为失血过多而感到寒冷直打哆嗦的弟弟,一手使劲地按压着伤口却怎么也止不住血,只能任凭弟弟温热的鲜血喷溅而出,溅在墙上、地板上,仿佛开了一朵又一朵妖艳凄美的彼岸花。

“阿诚……阿诚……”
明楼强撑着走到素来偏爱的弟弟面前,对偏爱二弟的原因,明楼至今都说不出个所以
然来。
直到今天,那一枪,才醍醐灌顶,可是一切都太晚了,失血过多的二弟冷的直哆嗦,脸上、嘴唇渐渐都没了血色,失了生气。
明楼的牙关打颤着,强力控制着颤抖的双手,从明静怀里接过了阿诚。
阿诚的嘴,无声的开合着,像要说些什么,却没力气说。
明楼俯下身子,低下头,将耳朵靠在阿诚嘴边。
不过须臾,怀里的身子一沉,好看的手毫无生气地垂落下来,眼睛像是不甘般,睁着。
明楼知道他没来得及听到答案,所以才会遗憾。
明台大声吼着“阿诚哥!”,明镜近乎破音地喊了声“阿诚!”便晕了过去。
而明楼呢?他没来得及悲声痛哭。
明楼轻轻把怀里的二弟放了下来,让他舒服地平躺着。
然后便俯下声,靠在二弟耳旁,满是爱意地轻声嘀咕了句话,声音很小很小,就像他们平时的悄悄话一样。
明楼轻吻了下阿诚的苍白的嘴唇,便抬起手替他合了双眼。
罪恶的藤田死了,却带走了他的阿诚。
带走了他的半颗心、半个灵魂……

晚年的明楼风雨半生,归来却是孤寡一人。

评论(15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