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鱼干

1.热爱旅游(我学的就是这个略略)
2.热爱挖坑和码文(科科)
3.回来填坑

[楼诚及其衍生]扎心五题


1.孩提时,他拉着他的手宠溺地柔声道
“我是你大哥,记住,长兄为父。”
后来,他不可置信地推开他,语气愤怒而又严肃。
“我是你大哥,记住!长兄如父!”
语气决绝,眼里没有一丝爱意。
2、孟韦的眼睛真好看,跟山里的鹿崽儿似的,真他妈干净。
时局动荡,将军沙场征战,马革裹尸还。
支柱倒了,将军放心尖上的宝贝儿被贼人百般折辱,眼里没了一丝光彩,秋波成了死水。
憾事,憾事。
3.荣爷又来梨园了,和往常一样点了一霖的灯。
“今儿唱什么?”
“霸王别姬。”
“……”
一曲终了,虞姬自刎。
戏台上漫出桃花色,一片狼藉。
荣爷失魂落魄地出了梨园。
三天后,夫人进门。
那天,漫天飞舞的嫣红花瓣,像极了虞姬的血和泪。
4.
小警察安静地睡着,凌远轻轻地摇了摇他。
如果在以前 小家伙一定会睁开他的那双大眼睛,狡黠地眨巴着然后就是一句“老凌。”接着就是一大堆的废话,凌远还嫌弃过他聒噪呢。
可是,现在的小家伙安静极了 。
反复摇晃了几次过后。
凌远终于知道,他再也叫不醒他了。
5.
年少时,鲜衣怒马,逍遥快活。
在秦淮灯影中,他望他那双缀满星晨灯火的眼睛,他执起他的手十指相扣,他兴奋地大声说,要和他一起看尽这天下的大好河山,然后再就着顶针婆婆的花生喝酒,痛快的大醉一场。
他脸上绯红,柔声道,好。
绚丽灿烂的烟花下,两人紧紧相拥,一吻绵长。
可惜,庙堂之高,是遥不可及的。
曾经的红衣少年郎成了大梁的梁武帝,他们被无形的隔阂隔开了一辈子。
后来啊,天子驾崩,据说送葬的队伍后有一白衣老翁一直紧跟着,神态如丧考妣,让见者伤心。
时间又过了十载。
景琰啊,我说过要带你看尽大好河山,我们已经去了好多地方了,可是唯独这黛云山你就没去过,我这就带你去好不好?
老翁眼里饱含爱意,他轻轻抚摸着手心里的一节白骨。
他扶着山壁,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,身后的小子想扶他,却被他推开了手。
这是我和景琰的事,平旌你就别管我了。
他一路走走停停,那小子便也跟了他一路。
他没再说什么,毕竟他的身子确实一天比一天差了,恐怕是大寿将至。
终于到了,他大汗淋漓,喘了许久。
终于找到了那颗开得最好看的桃花树坐下,他小心翼翼地将白骨放在身旁,就当做,就当做他还在吧。
他看到他了,他还是那么年轻,还是那身红衣。他居然也变得年轻了,不再犹豫,他笑着向他走去……
微风拂过,花瓣纷纷扬扬地落在他身上,他安静极了,像睡着了一样。
萧平旌终于赶到不对劲了,他颤抖着手去探鼻息。
须臾,滚烫的泪珠从脸庞滚落下来。

评论(7)

热度(51)

  1. 南·十里·风小鱼干 转载了此文字